电热锅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电热锅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创业八年二度易主易到起个大早赶个晚集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05 18:54:42 阅读: 来源:电热锅厂家

日前,前易到政府事务副总裁吕艺公开炮轰易到CEO巩振兵欺凌员工且能力、人品差,并放出一段自己在饭局上向巩振兵磕头的视频,引发外界广泛关注。

易到官方发布的声明则完全推翻了吕艺的说法,并道出事情原委:吕艺曾在10月25日打砸人力办公室,造成恶劣影响引咎辞职。吕艺曾向公司及股东韬蕴资本索取离职赔偿费用,但无果,此后多次表达对公司及巩振兵的不满。

易到官方表示,该视频从饭前邀约、酒后磕头、拍摄角度、拍摄配合等事实来看,有蓄谋安排的嫌疑,并直言这是“一场险恶有预谋的饭局”。双方各执一词,互不相让,易到这场激烈的口水仗让外界看得目瞪口呆,不少人的内心OS或许是:易到都混到这步田地,还有闲心窝里反?

在我看来,这场纷争无论孰是孰非,都难掩易到的尴尬局面。在网约车市场监管愈发趋严的大背景下,即便其没有上演内讧,也难以扭转市场下行的趋势,各种昏招促使司机、乘客加速流失。

一个最直接的证据是,在易到内讧升温之际,易到客服外包供应商控诉易到至今拖欠数百万元款项。易到实际控制人、韬蕴资本创始人温晓东曾承诺还款,但还了一部分欠款后便不再兑现承诺,甚至想动手打上门讨债的供应商。

温州顺风车遇害事件发生后,全行业都把安全提升到新的高度,客服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行业巨头滴滴下定决心自建客服,易到连成本低的外包客服都不重视,一旦乘客乘车途中发生危险,无法得到安全保障或是大概率事件,易到未免得不偿失。

如今,易到的最大悲哀在于,起个大早赶个晚集,作为网约车市场最早的玩家,其从2010年起航,至今已深耕8年有余,但一路走来历经坎坷,无论是周航时代、贾跃亭时代还是现在的温晓东时代,都未能跻身行业主流,始终局限于小众市场。

更为准确地来说,在贾跃亭控制、周航操盘的2016年上半年,易到完成“百万日订单、新增百万司机、新增百万车辆”三个百万目标,迎来了属于自己的“人生巅峰”,用246天实力演绎互联网江湖中第一个起死回生的传奇。

不过,事后易到为这短暂的高光时刻付出了巨大代价,日均百万订单是由充返而来,即补贴,对于易到资金链是个不小的压力,而半年后乐视生态的崩塌使易到处境更为尴尬,引发司机提现困难、拖欠供应商款项、乘客打不到车等连锁反应,这才有了周航与贾跃亭公开决裂的一幕。

我认为,易到之所以沦落至此,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周航、贾跃亭、温晓东“三个爸爸”均犯了一些错误,使易到陷入被动状态,被动不仅指市场地位,也指企业命运,只能靠卖身换取新爸爸资源导入来续命,令人唏嘘不已。

先说周航。周航曾反复提及让乐视控股易到是无奈之举,因为没得选,但如果他没有犯两个致命错误,2015年10月易到命运或许可以操控在自己手中,也不至于成为乐视汽车生态的一环。

一是对行业形势的误判。2013年,易到投资人、携程掌门人梁建章建议周航把专车价格压到最低,但遭到后者拒绝,理由是不符合经济规律,周航固执地认为自己对市场的把握最准,提供一个高品质、差异化的服务。

后来易到的境遇证明,他对未来竞争的血腥程度没有足够预见,归根结底是鸵鸟心态作祟,自以为对手不敢低价。直到2016年,周航才明白,共享经济最重要的是便宜,光靠品质的提升,聚焦在相对较小的市场上,指望市场慢慢长大行不通。

二是消极对待融资。2014年成为易到命运的转折之年,2014年之前,其是专车领域的绝对老大,但随着2014年下半年不差钱的滴滴、快的两大巨头杀入专车领域,大打补贴战,易到领先优势迅速被蚕食。其实,易到原本可以跟进补贴策略,至少抵挡滴滴、快的一阵,但周航在融资上的决策失误,使其陷入尴尬境地。

2014年上半年,包括红杉资本在内的6家投资机构找到周航,希望参与易到新一轮融资,但都被他予以拒绝,理由是易到没必要拿股权去换那么多钱。很快,周航就为自己的任性决定付出沉重代价,滴滴、快的在专车领域的异军突起,对易到形成巨大冲击,业绩不好看后再寻求融资变得无比艰难,2015年想参与战争的机会都没有,易到面临被淘汰出局。

周航曾表示,如果回到过去,2014年拿融资时绝对不手软,易到后来在市场上的失败,就是从2014年没有拿融资开始的。2015年,易到无力参与补贴大战,“只能转着圈打外围,根本进不了核心战场。”最终,穷途末路的易到不得不接受乐视投资,出让70%的股权。

再说贾跃亭。正如前文所述,2016年6月易到实现日均百万订单看似风光,但为日后发展埋下了隐患,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其含金量不高,非常考验易到资金实力,而这恰恰是其软肋,要不然也不至于卖身乐视。换言之,高额充返到头来需要由乐视买单,但这显然不切实际。

随着2016年9月乐视手机被曝出拖欠供应商款项,揭开了乐视生态的危局,银根紧缩的贾跃亭连亲儿子乐视都自顾不暇,哪有闲心管易到死活。因此,2016年底到2017年4月,易到接连遭遇融资受阻、拖欠供应商费用、创始人周航离职、司机提现困难、乘客打车难且贵等窘境,面临成立以来的最大危机。

2017年4月,周航踢爆贾跃亭挪用13亿元借款,使易到内部矛盾正式公开化。原来,易到当初获得的14亿资金,并非由银行提供,而是由一家第三方平台中泰创展提供贷款,乐视只是借南京银行的通道以乐视大厦进行抵押。该项融资具体由时任乐视控股CFO吴辉操盘,主要用于包括易到在内的乐视汽车生态的日常经营资金周转。

其中,1亿用于易到,13亿用于乐视汽车生态。这意味着,易到作为借款主体,借14亿只到手1亿,却需还14亿,这对于资金本就捉襟见肘的易到无疑是雪上加霜,被贾跃亭坑惨了,而周航事先完全被蒙在鼓里。不难看出,贾跃亭压根没想过助力易到发展,而是把其当成融资工具,为自身造车事业拓宽财路。

因此,周航与贾跃亭闹翻并不出人意料,表面上看完全暴露易到处于危险境地,并非明智之举,但换个角度看,生父与继父决裂未必是坏事,不仅在舆论上给乐视施压,还间接促成了易到加速去乐视化进程,其虽命运多舛但仍是优质资产,这才有了后来韬蕴资本接盘易到、乐视系高管悉数退出的一幕。

最后说温晓东。去年12月底,温晓东治下的易到确定了“一体两翼”的全新战略:将打造以网约车为主体的全新业务线,并行发展汽车金融和境外出游业务。这本质上是对易到商业模式的重构,即不再以司机佣金抽成为主要营收来源,而是把网约车当成媒介,真正的盈利点是汽车金融、境外出游,以及运营乘客车内时间和场景的能力。

热血江湖正版手游

国战纪元手游

再战江湖下载

轩剑世界汉化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