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热锅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电热锅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唐玄宗爱女永穆公主被人欺负为何一声不敢吭

发布时间:2021-01-07 10:08:36 阅读: 来源:电热锅厂家

唐玄宗爱女永穆公主被人欺负为何一声不敢吭

有道是,皇帝的女儿不愁嫁,给皇帝当女儿,一般的幸福会来敲门,更别提被人欺负了,除非碰到父亲是亡国之君,比如宋徽宗的女儿们,那就没办法了。

但历史有时候也会出现一些特例,《资治通鉴》里说,有个叫王准的,带了一帮人到驸马王繇府上闹事,唐玄宗的大女儿“永穆公主,上之爱女也,为(王)准亲执刀匕”,过后居然不敢跟父亲告状。这里的“亲执刀匕”可不是母夜叉拿刀子砍人,而是下厨房做菜肴伺候人的意思。这就令人不解了,唐玄宗可是一代“牛皇”啊,缔造过开元盛世,既非亡国之君,也不是窝囊废,怎么他的爱女会给不相干的外人当厨子还不吭声呢?

网络配图

莫非永穆公主家里很穷,雇不起做饭的钟点工?当然是不可能的。有唐一代,哪个皇帝也没有唐玄宗有钱,后宫养了数万个宫女,焉能让自己的大女儿受穷?永穆公主出嫁的时候,唐玄宗听了僧一行的劝,没多给嫁妆,当然也没少给嫁妆,金银财宝不用说了,还赐给女儿一座豪宅,就在最繁华的平康坊。永穆公主的老公王繇家里也富贵甲于一方,王繇的父亲王同皎,是唐中宗女儿定安公主的驸马,对李唐皇室有过逼武则天退位、谋杀武三思的功劳,唐玄宗怎么会亏待这样的家庭?

莫非王准是个了不起的大人物,需要永穆公主亲自下厨以示笼络?也不是。这个王准其实是个纨绔子弟,身上连个像样的功名也没有。他老子王鉷倒是个人物,长期帮唐玄宗管理户部,是搂钱的官,同时还长期兼任侍御史(纪检官),一方面帮皇帝搂钱,自己也没少搂,一方面别人还没法查他。赵炎以为,如此任用官员,滋生出贪官、横官,很正常。王鉷就是这样的官,贪得无厌,横行霸道。有什么样的老子,就有什么样的儿子,王准依仗老子的势力,平日里吃喝玩乐、欺男霸女,坏事做尽了。就这样的一个无赖恶霸,永穆公主至于亲自下厨给他做饭?

如果说《资治通鉴》的记载不真实,但《唐会要》及《唐语林》里也有类似记载,说明这件事基本可靠,确实发生过。咱们且来分析分析其中的原因,看看为何会发生这种历史罕见、不合常规的特例。

首先是家教的问题。

唐代从李世民开始,经高宗、武后、到中宗,家庭教育一直比较稀松,公主们缺乏管教,大都没有仪态,以至于闹出很多丑闻。到了唐玄宗主政,他因为曾经受过太平公主和安乐公主的欺负,开始吸取教训了,对子女的管教不是一般的严,而是相当的严。唐代中后期的公主们大多比较老实,也有闹腾的,但只是在家里闹,不会像太平、安乐等人闹到朝堂上去。

永穆公主是个乖乖女,父亲宠爱她,她也特听父亲的话,从小就养成了老实本分的性格,你让她飞扬跋扈,她也学不会。因为她老实,后来没少吃亏。比如她出嫁的时候,本来父亲准备大操大办的,就因为僧一行的一句话,嫁妆几乎少了一大半,少了就少了,她也没跟父亲闹,反正够花就行。

其次是老公的问题,老公是个窝囊废,撑不起一个家。

网络配图

永穆公主老实,嫁个老公王繇,也是个老实头,三棍子打不出一个闷屁的主儿。好了,两个老实人组建了一个老实家庭,不被欺负也难。所以,那个纨绔子弟王准上门欺负来了,打秋风、拿驸马当箭靶子不说,还嫌弃驸马府的厨子做菜肴不好吃。永穆公主为了息事宁人,连忙从后院赶来,什么也不说,系上围裙,到厨房督促做饭,又端酒递菜,亲自当女招待,侍侯王准吃饭。

如果王繇是个敢于担当的汉子的话,驸马府的家丁应该不少,他若大吼一声“操家伙”,家丁们一起上,准把王准一伙人打得落花流水,也不至于连累老婆丢份儿。即便事情闹大了,闹到皇帝跟前,那也没什么可怕的,是王准跑上门来欺负人在先,该打。但王繇既没有血性,也就没了胆子。

永穆公主下厨房,连下人也看不过去了。王准一帮人吃过饭刚走,就有下人跟王繇说:“鼠虽挟其父势,君乃使公主为之具食,有如上闻,无乃非宜?”繇曰:“上虽怒无害,至于七郎,死生所系,不敢不尔。” 翻译成白话就是,王准只是个依仗老子势力的鼠辈而已,你是驸马爷,为何那么怕他,还让公主出来服侍,如果皇上知道了怎么得了?王繇回答说,皇上知道了肯定会发脾气,但不会有大的惩罚,得罪王准(七郎)就不同了,性命攸关,不敢不掂量掂量。

不管怎么说,当老公的不能保护老婆,就不算汉子,找一大堆理由也不行,何况理由还是怕死,王繇丢人!

第三是唐玄宗的问题,唐玄宗认钱、爱玩,对子女亲属保护不够。

当然,王繇的担心也不是没有根据,他虽然胆子小,人老实,却并非没脑子。事情的前因后果,永穆公主应该是清楚的,否则不会低声下气给人当女招待。

唐玄宗要享乐,就得需要钱,就得重用王准的父亲王鉷帮他搂钱。王鉷确实也能干,会搂,每年都能搜刮大量财物入内库,唐玄宗看着花不完的钱,非常高兴,就让王鉷同时兼任二十余个官职,基本搂钱的官位,都让王鉷包圆了。一时间,王鉷骄横得不行,宰相看见他也得客客气气打招呼,他的眼里除了皇帝,再容不下第二人了,公主算什么,驸马算什么,都是他随便可捏的蚂蚁。

唐玄宗有个堂外甥兼孙女婿叫韦会(辈分有点乱,唐代就那样,不提也罢),是王繇的同母异父兄弟,娶的是肃宗的小女儿,也叫永穆公主(历史的巧合)。韦会没当驸马前,曾在王鉷府上当过小吏,知道王鉷曾召术士任海川问命相后又杀其灭口。做了驸马以后,他就在家里胡侃乱吹扮大嘴巴议论这件事,结果被下人泄露出去。王鉷知道后,指使党羽把韦会抓入长安狱,当天晚上就缢死,第二天早上还公然把尸体送回韦家。结果,韦家不敢吱声,也没向朝廷要说法,人白杀了。

网络配图

那么,唐玄宗知道这个案子吗?知道,但死的是韦会而不是公主,看在王鉷会搂钱的份上,加上韦家没有报官,所谓“民不举官不究”嘛,于是睁只眼闭只眼假装不知道放过了王鉷。

这件事产生的直接后果,就是让所有的驸马公主人人心寒,个个自危,看到王鉷一家人如同看见虎狼,躲避唯恐不及,哪里还敢直接对抗?另外,唐玄宗还爱斗鸡,而王准是斗鸡高手,他们一老一少是经常在一起玩斗鸡的“圈内人”,王准跟杨玉环也很熟。这个背景让王繇不得不产生许多顾虑和担心,永穆公主自然也知道,既然不能得罪,告状不一定管用,下厨做饭侍候人,顶多丢面子,又不会伤及性命,那就委曲求全吧。

王繇短命,不久就死了,永穆公主不想改嫁他人,就奏请出家做道士,遂将平康坊的家宅建为道观。这对老实夫妻有个儿子叫王潜,长大后听说了父母亲的这些窝囊事儿,发誓永远不跟皇帝家做亲戚,皇帝的任何赏赐,他一律不喜欢,宁当一辈子光棍也不娶公主做老婆。后来真的有皇帝想把女儿嫁给他,但他坚辞不受,只做了个很清廉的小官儿。

而那位欺负永穆公主的王准呢,也没有笑到最后,他父亲王鉷做了太原县公不久,就惹上官司(事实上是被牵累的,没有利用价值了,狡兔死、走狗烹,老游戏),被抄没家财、赐自尽,王家子孙杀头的杀头,发配的发配,没一个留下来的。王鉷倒台,最高兴的人是谁?还是唐玄宗,他着实发了一笔不小的横财。

天津肝病医院

重庆精神病医院

北京整形美容医院

昆明耳鼻喉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