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热锅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电热锅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鬼话闲聊1111111110-(XINWEN)

发布时间:2021-10-10 08:27:08 阅读: 来源:电热锅厂家

凤玄霁起身步至岳如霜跟前,冷不防将她脸上的黄金面具一把摘下,伸手抚着她俏丽的面容道:“霜儿,你明知道我问的是哪一句?”

岳如霜撇开他,望向一旁道:“殿下说的可是那张龙椅!殿下放心,那张龙椅非殿下莫属!鄞王就算清醒,陛下也已对他失望透顶,他不过是个藩王,不久就会回到自己的封地,与殿下没有任何威胁!”

凤玄霁低笑:“你在为他开脱!”

岳如霜轻叹,如今的凤玄霁已不像当初,只因为对她有了心,让她不忍伤他。

“他无一兵一卒,纵是有心想反,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!”岳如霜继续说。

“不,他还有你!”凤玄霁几乎吼起,眸光滚烫,瞬间灼伤岳如霜的心。

岳如霜心弦被拨动起,“那殿下要怎样才肯放过他?”

她是聪明人,已看出凤玄霁的担忧。

只要她金莫瑶在,纵是凤炜鄞手中没有一兵一卒,只要她出手,与凤玄霁相较又有何难,原来他不是在顾忌凤炜鄞,而是在顾忌自己。

“留在我身边!”只听凤玄霁开口说。

岳如霜心尖颤了颤。

“我……可不可以选第三条路?”

凤玄霁面色一沉,凉凉地道:“除非你死!若不然,本殿下绝不放手!”

岳如霜无力地瘫坐在凳上。

凤玄霁走时,面色甚是难看。

岳如霜明知他说得是气话,可是心念坚如钢的他,说到定然会做到。

她不爱凤玄霁,免强在一起,只会伤了他,她不想自欺欺人。

该怎么办?

岳如霜陷入两难中。

这几日,岳如霜已是足不出户,秋叶见她眉头紧蹙着,闷闷不乐的,以为她是在担心凤炜鄞的病情,笑道:“王爷应该就快清醒了,小姐若是不方便过去看望,就让叶儿代你去吧!”

岳如霜没好气地道:“你想哪去了,我如今的身份是金莫瑶,一个中年寡妇,若是老往鄞王府里跑,被人瞧了去,以为我是鄞王他*娘呢!”

秋叶闻声笑起。

自打知道自家小姐就是金莫瑶后,她着实大吃一惊。

那日她拿着岳如霜的信去找唐叔,唐叔竟将她带了走,事后,她才知,小姐遇难,为保她周全,借着送信那会让唐叔将她带了走。

那时,她好担心小姐的安危,每日哭着要唐叔送她回去,可唐叔像铁了心般地不理她,好在,一切风雨都已过去,小姐终于平安无事了。

在她秋叶眼中,不管小姐是岳如霜还是金莫瑶,只要是她家小姐就好。

凤玄霁隔三差五安排人送东西来,知道的人,知道他是在献殷勤,不知道的以为他堂堂太子爷,要认金莫瑶为干娘……

外间各种传言纷飞,自然少不得传入老皇帝耳中。

老皇帝一早就对莫瑶商行有顾忌,听闻自己的宝贝儿子居然被个女商人牵着鼻梁走,气不打一处来,有事没事,给莫瑶商行找些麻烦。

岳如霜都一一淡然处之,让老皇帝找不到丁点把柄,只是王盈颖那边就不好说,王盈颖遣人跟踪凤玄霁,终于得知岳如霜就是金莫瑶,就去老皇帝那告密。

老皇帝正愁寻不到把柄,得知后,立马将宗人府那个易了容的“岳如霜”带来,当着岳如霜的面,揭开岳如霜的身份秘密。

岳如霜一而再再而三的,挑战君威,辱没圣颜,犯下欺君之罪,老皇帝对她下了死令,押入天牢,准备隔日午门开斩。

奇怪的是,此回凤玄霁表情空前的平静,他来牢中看望她,竟不为她向老皇帝求情,也不一脸伤悲。

只淡淡地道:“若这就是你给的答复,那我只好成全了你!旦愿你别后悔!”

岳如霜觉得他的背影异常萧瑟冷漠,半点没有往日的潇洒风度,不由心伤满满。

她轻笑着,在他即将消失在牢门口时,开口道:“不后悔!”

凤玄霁闻声脚步顿顿,却再没回过头,只淡淡道:“我会安排的!”

岳如霜的“谢”字尚含在嗓子眼,凤玄霁已快去离去。

翌日,午时前,狱卒将饭菜扔给岳如霜,道:“快吃吧,吃饱好上路!”

岳如霜望着碗中的鱼肉,不禁鼻翼生酸,伸手抚着小腹,眸底含起泪珠。

狱卒见她迟迟不动筷,催道:“快吃吧,时辰一到,想吃也没有!”

岳如霜免强持起筷子,没吃几口,一阵晕眩传来,继而眼前一黑。

马蹄“哒哒”,岳如霜吃力地睁开眼,只觉光线太强,伸手挡了挡,却被一只温暖宽大的手掌包裹住。

她微微一怔,云里雾里的,竟不知身在何处?

一张熟悉的俊脸在她眼前放大。

没有玄衣作衬,眼前的凤炜鄞温柔无害。

见她醒来,凤炜鄞将她拥入怀中道:“娘子可是醒了,再不醒来,为夫都要怀疑四弟是不是在骗我!”

岳如霜嫣然轻笑。

这一把她赌对了,凤玄霁最后还是决定放手,成全她和凤炜鄞,用假死药骗过老皇帝,又用替身将她换出……

一切做的天衣无缝,只可惜,往后她再不能用岳如霜和金莫谣这两个名字了,她得给自己起个新的名字。

想到这,她双手回抱住凤炜鄞道:“他,没有骗你!”

两人相视而笑,笑声飘出马车。

车厢外,正跟凤炜鄞的侍卫齐肩而坐,赶着马的秋叶听见了,拍拍侍卫肩头道:“可是听到他们在说些什么?”

那侍卫没好气地白她一眼:“无聊!”

秋叶冲他砸舌:“你家王爷明明拾了我家小姐的玉坠,却藏着不还,说明那个时候,他就喜欢上我家小姐了!”

侍卫不以为然道:“那你家小姐呢,不是一直将主子的短箫带在身边么?莫非十年前,你家小姐就暗恋上我家主子了!”

“我家小姐才不会呢,是你家主子先喜欢我家小姐的!”秋叶双手抱怀,不服气道。

车外两位下人在为各自的主子是主动和被动问题争吵,车内的两人却已亲密的要化成水。

岳如霜被吻得唇皮红肿,双颊通红,却仍难掩心底澎湃作涌的热情。

凤炜鄞早已春心荡漾,只是碍于在马车上,这种事实属不便。

想到两人的头一次也是在马车上,那回他又将岳如霜伤得不轻,给双方都留下不小的阴影。此回,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再伤害她。只是他堂堂血性方刚的男儿,佳人在怀,却要坐怀不乱,实在忍得难受。

岳如霜见他额上汗珠不断,伸手替他擦拭。

柔若无骨的指尖,如同绵绵丝丝的春雨,撩拨着凤炜鄞干涸的心田。

凤炜鄞大口喘起气,将她搁在自己额间的纤手放下,与她十指相牵道:“小妖精,现在不是你乱来的时候,等到了蜀地,本王随你折腾!”

岳如霜暗自窃笑。

这还是那个冷心冷面的鄞王千岁么,分明是个贱颜不惭的小受受。

太子府,凤玄霁负手立在书房的木窗前。

木窗开着,微风徐徐拂来,对面院中的那株桃树正值花季,一时间花瓣如雨。

凤玄霁望着窗外的桃花轻笑。

去年此时,她一袭粉衣翩翩,站在龙泉寺的桃林中等他,她笑着对他道:“娶我!”

他明知道,她是在利用他,却仍对她动了真情。可她宁可死也不肯留在他身边,他只能放她走,成全了她和凤炜鄞……

---- 作者寄语:这个故事就到这里,明天开始新故事,感谢各位一路相随!

可维护注浆管上饶可维护注浆管

方形餐盒塑封机商用封碗机公司

太原CPVC电力管诚招代理商

十堰山泉水水质检测山泉水放射性检测

江苏镇江市食品车间无尘室装修

石嘴山沙滩车石嘴山越野摩托车江氏品牌沙滩车四轮越野摩托车厂

国六5方多功能洒水车用途

梧州

安装大型中央空调价格广州安装公司中央空调

沙田工厂废料回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