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热锅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电热锅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石化双雄喜烦两表情新大新材成最郁闷者

发布时间:2021-10-25 10:35:24 阅读: 来源:电热锅厂家

石化双雄喜烦两表情新大新材成最郁闷者

石化双雄喜烦两表情新大新材成最郁闷者 更新时间:2010-5-24 2:28:32   梳理上周的公司大事,还真有一大萝筐不得不说的人和事。   先说说“石化双雄”。“哥俩”的一举一动备受关注当属自然,更何况上周两公司的举动“非同一般”。   上周,中石油股价最低探至10.45元,动态市盈率近15倍,虽然投资价值有了一定程度的凸现,但不断走低的股价,还是让那些“爱恨交加”的投资者为之“唏嘘短叹”。这种情绪,想必中石油高层或已觉察。20日,中石油召开股东大会,董事长蒋洁敏表示,未来除敏感业务外的集团资产将全部注入股份公司。这意味着天然气勘探开发公司等将百分之百的注入到股份公司。这项举措将减少关联交易,提高股份公司的整体运作效益,随着“注入”的步步展开,这支市场中的大蓝筹会获得再展雄姿的多点支撑。   中石油“花开”,溢美之词伴之而来。然而中石化的舆情就那么乐观了。早在4月17日,中石化河南石油分公司就承认,公司加油站销售部分汽油,是未经检验的不合格产品,存在严重质量问题,以致分公司总经理田中山向车主和网民代表鞠了一躬算作致歉,同时,相关责任人业已停职。然而,上周《中国青年报》记者在河南深度调查后却又发现,“问题汽油”的销售方中润石化是一家连注册地都存在很大疑问的公司。这再次考问中石化外购、化验等等系列机制。看来,中石化的“麻烦”,如同西瓜皮擦屁股,没完没了了。   中小板和创业板上市公司,应该说上周可以用“抑郁寡欢”的形容了。5月18日,齐翔腾达等四只中小板公司上市,除思维图新外,三支新股上市首日就遭破发,齐翔腾达当日下跌7.55%,创下重启新股发行后,上市首日公司股价最大跌幅的新纪录。5月20日,四只新股登陆创业板,其中奥克股份和劲胜股份开盘直接破发,创业板开板以来,新股不败神话打破。数据显示,截至5月21日收盘,上市的27家中小板公司中有12家破发,17家创业板新股中有7家破发,小盘新股破发比例已超四成,北京利尔已经距离发行价有16.9%价差,已成中小板破发幅度之首。宁波GQY,发行价为65元,最新收盘价只有52.5元,跌幅达19.23%,也成创业板公司破发之最。截至上周五,IPO重启以来,上市首日破发的新股达到11只,仅上周就占据了5家。11只首日破发公司中,主板、中小板、创业板分别达到了2只、6只和3只。新股不败难再是神话。   上周最郁闷者当数创业板公司新大新材了。就在公司上市的前夜,公司突然请求交易所暂缓登陆创业板。据说是河南醒狮举报公司隐瞒重大环保问题。   与中小板和创业板上市公司“抑郁寡欢”相反的则是,新疆上市公司的“踌躇满志”。5月17日至19日,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在北京举行。中央决定,在新疆率先进行资源税费改革,对符合条件的企业给予企业所得税“两免三减半”优惠等等,促进新疆区域振兴和发展的重大利好政策。消息一出,新疆上市公司“涨”声而起。上周五,新疆城建、天利高新等4支股票涨停,并率领新疆板块全线走好,演绎出了近期市场久违的“做多风景”。想信,在长期利好支撑下,新疆潜力公司的价值投资,仍然“大有可挖”。   上周,一个“大人物”是不能不说的。他就是黄光裕。   5月19日,黄光裕因非法经营罪、内幕交易罪、单位行贿罪三项罪名均成立,判处有期徒刑14年,并处罚金6亿人民币,没收部分财产2亿元。其妻杜鹃因内幕交易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半。听到14年的刑期时,黄光裕深呼吸了一下。真不明白这个“深呼吸”意味着什么?   黄光裕年少得志,曾经长时间作为“偶像”存在,然而当那些“偶像”背后的“肮脏”逐渐曝光于天下时,还是令那些崇拜者大为震惊。2007年9月至11月,黄光裕违反相关规定,通过地下钱庄非法兑换港币 8.22亿余元用于赌博;2007年4月至9月,操纵中关村,指使他人使用自己实际控制的85个股票账户购入该公司股票,成交额累计14.15亿余元;私下宴请办案人员干扰执法。   作为一位曾经的“知名企业家“,不能约束自己行为,甚至知法犯法,值得所有的上市公司的企业家们,深思与反省。   除了黄光裕这个反面人外,还有一个反面教材:那就是ST银广夏及其乱哄哄的股东大会。   乱了这么多年的ST银广夏,上周一被媒体披露的股东大会情况看,仍然“乱作一团”。众所周知,ST银广夏董事会、监事会的对立情绪相持已近一年,监事会状告董事长,应该也算得上是公司创造的一项纪录了。近日刚刚召开的股东大会上,大小股东再也不能掩盖对公司领导层的失望,毅然决然双双否决了董事局和监事会的工作报告。这大概也算得上是证券市场上的一件新鲜事了。对ST银广夏董事局主席朱关湖,投资者的言辞更为尖锐:既然坐在董事局主席的位置上,就要为公司、为股东负责,如果没有这个能力就辞职!。   无经营性资产、无资金、无办公场所,“三无”ST银广夏的沦落和潦倒让投资者开始抱团,众口一词指责监事会没有起到应起的监督责任。如果监事会的监事们都成了“花瓶”,都不再代表广大投资者说法,那么,公司与其“挂”在市场上丢人,还不如早早退市的好!

领先的网上商业搜索服务平台

环球企业网

企业黄页环球企业网